按钮文本
行业动态
公司动态
原创
高质量延长寿命? 华源再生医学如何通过再造人体大器官来实现
来源: | 作者:armchina | 发布时间: 2019-09-09 | 176 次浏览 | 分享到:
华源再生医学通过再造人体大器官来实现高质量延长寿命。
古今中外,人类对长寿的追求从未停止过,然而迄今为止,人类对寿命也没有得到满足。历史文献记载,在原始社会,人类的平均寿命仅为15岁。2019年4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2019年世界卫生统计年鉴》显示,全球总体人口平均预期寿命达到72岁。

是什么阻止了人类延长寿命?又是什么使人类寿命不断提高?硅谷的科学家们提出的人类150岁寿命是否可以像其他一一被实现的科学预言一样最终得以实现?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疾病、饥饿和环境污染是影响寿命的重要因素。现代医学的发展,让人类能够从微观上认识到疾病的传播途径,从而有效遏制疾病,尤其是近几年出现的癌症疗法,使得威胁人类寿命的重大疾病一一被逐步克服,为人类延长寿命带来了希望。

医学的产生是为了对抗疾病,即便是医学发达的今天,疾病仍然是影响人类生存与发展的重要因素。现如今,科学家们不断研究探索,寻找打败疾病的“终极武器”。

再生医学就是其中一种重要的探索。再生医学是创建活的功能组织,其目标是修复或置换那些由于老化、疾病、损伤或先天缺陷而丧失功能的组织或器官。再生医学通过人造组织或器官替代病损组织与器官,达到延长寿命与提高健康水平的效果。

实际上再生医学早已运用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补牙”就是再生医学的一种古老的临床运用。而现代再生医学领域中的人造皮肤、人工骨骼、人工关节、人工心脏瓣膜、人造血管近些年也相继问世。由此可见,再生医学在医学领域的科研、转化与应用方面正在向纵深方向发展。

再生医学自1984年发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经历了兴起、衰落和再次蓬勃。2006年至2007年,iPS细胞培养与器官芯片两项新生物技术的发明是里程碑事件,配合器官移植,大大促进了再生医学在临床各领域的发展运用。

国际再生医学基金会已明确把组织工程定为再生医学的分支学科。在我国,组织再生及其相关领域的研究近年来方兴未艾,许多高校、医院、研究机构以及企业已经涉足这个领域。目前,再生医学领域正在探索的策略包括三个方面:

1、通过移植细胞悬浮体或聚合体来替代受损组织;
2、实验室生产的能够替代天然组织的生物人工组织或器官的植入;
3、通过药物手段对损伤组织部分进行再生诱导。

在第二个策略中,刚刚获得阿里巴巴全球创业大赛(香港Jumpstarter)深圳赛区优胜,并且获得明年2月在香港举办的全球8大创新城市40强赛的深圳华源再生医学有限公司(Asia Regenerative medicine,简称华源)在大器官制造方面已经提前布局。


(华源再生医学取得阿里巴巴全球创业大赛(香港Jumpstarter)深圳赛区优胜)

华源创始人郑立新先生表示:“华源是一家细胞制备公司、生物材料合成公司、器官合成公司。现阶段,华源只是一家研发公司,因为我们的产品从实验室走向临床、市场,还需要3-5年的时间。在未来,我们希望华源是一家世界级的大器官工厂,能够批量生产大器官,为患者提供更多的治疗选择。”

三个领域拥有“2.5经验值”,凭借超前眼光选择再生医学领域

1985年,国家公派郑立新先生赴加读研究生。在多伦多大学和西安大略大学的Ivey商学院双硕士学位毕业后,大概有十年的时间,他一直在世界500强的制药企业中从事营销、研发、管理等工作,例如担任中美史克制药、英国葛兰素威康制药、江中制药等公司的副总裁。他称这部分为他的医疗企业管理经验值1.0。

在之后十年,他从事医疗投资,投资超过近百家企业,并打造了多家中国医疗产业龙头。他称这部分为他积累的医疗产业投资经验值1.0。

在科学研究方面,他称自己的经验值为0.5。郑立新表示:“虽然在国内本科、国外留学期间有一定科研培训和工科素养,但是相比于科学家,经验还是不足,只能算0.5。所以在医疗企业管理、医疗投资、科研方面,如果别人有3.0,而我只有2.5,所以目前我是一有业内学术会议,我一定参加,恶补科学课。”

郑立新凭借这三方面的积累,以及超前的投资经验及眼光,希望寻找到一个未来医疗产业可能会出现的破坏式创新的创业机会。他从事医疗投资时,看到过多种多样的常规技术,也曾多次投资过器官修复和制造的项目。

根据多年来对国际数十家实验室和公司的尽调,他确认再生医学是一种在临床上具有极大颠覆力量的技术,可以彻底改变目前多种现行的治疗方式。郑立新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把药物治疗疾病比作补胎,那么再生医学就是给汽车换一个轮胎,使患者不再依赖某个单个化学药或者部分功能的器械。”

确定制造人工大器官之前,郑立新团队涉及过义齿、种植牙、人工脑膜片、人工晶体、人工泪腺、人造血管、皮膜再生、人造关节等多个项目,积累了人体器官修复与重建方面的产业资源与产业经验。但是他真正下定决心做再生大器官领域是在两年前。

当时,郑立新在美国哈佛医学院的实验室看到世界上领导性的人体主器官再生的实验团队,他们是最早利用脱细胞技术,使得人工合成的小鼠心脏可以在电的刺激下跳动起来。

细胞技术、生物支架技术、临床移植技术用于人体大器官再生,这对于郑立新来说是非常震撼的。他立即认识到,通过大器官的再生和移植,能够帮助患者延长寿命,并高质量的生活,比起以前从事的牙科、关节等器官的修复,要具有更大的临床意义和价值。

这时候,他觉得他寻找的创业机会来了,大器官再生与移植对于治疗疾病来说是一场革命,所以在两年前,他放弃了对其他医疗市场机会的追求,创办了华源,开始专注做一件事:人体大器官的修复与再造。

四大团队加盟,备战大器官再造与移植

医疗技术的发展离不开专家级人才,尤其是人体大器官的修复与再造包含了多个领域,例如成体细胞分离、干细胞分化、组织工程支架等等。因此,人体大器官的修复与再造需要具有丰富经验的多个领域的专家,包括干细胞专家、生物材料专家、免疫学专家和临床专家等。

华源最初的创始人团队除郑立新先生外,还有曾参与超过100例肺移植手术的香港某大学肺移植专家。后来陆续加入创始人团队的专家包括:从事肾移植专业近20年,主刀完成超过800例各类肾移植手术的主任医师邱教授;获得美国移植协会青年研究员奖和国际移植协会科学奖的胰岛细胞专家、免疫学专家张磊博士;华南理工国家人体重建组织工程实验室的吴教授,他长期从事研究医用高分子材料在人体组织修复和再生中的应用。

这个阵容还涵盖了大湾区的中青年科学家,除了创始团队之外,华源还有近20名来自于产业、科研的博士硕士团队、和10名由签约教授组成的顾问团队。这些人才在华源发展过程中不断加入,共同为实现大器官修复与再生而努力。郑立新表示:“华源继续诚邀志同道合的专家与优秀人才加入公司,共同实现这一激动人心的目标。”

公司运营团队成员大都来自中大、北大、哈佛、中科院、暨大、长江商学院等高校。研发团队由张磊博士、郭劲书博士、吴志鹏博士领导,分别从细胞与免疫技术、材料技术、移植技术三个方向进行研究。

目前,团队在深圳和广州分别设立研发实验室。郑立新透露:“华源正在深圳建立一个更先进的GMP级实验室,预计9月中旬投入使用。另外,该团队在年底将扩充到30人左右。”

顾问团队方面,郑立新介绍:“我们与美国哈佛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及香港中文大学等多个国家、地区的高校、研究机构、医院建立联系。顾问团队为我们指导技术路线并提供前沿资讯。同时也共同开展研发合作。”

在产业布局、合作和经营方面,郑立新也是团队中最积极的一员。他曾经拥有和经营过的一个上市公司,员工超过1万人。所以管理起初创的华源,得心应手。产业团队中还有李珺女士,其在医疗产业链投资及实业财务管理方面拥有超过10年的经验,曾担任两家香港医疗上市公司财务高管,拥有丰富的管理经验。郑立新表示:“产业团队主要负责产业资源整合、公司运营以及合作机构和实验室的后勤服务。” 
 
在研项目:可植入生物人工胰腺与肾脏

今年5月,美国银行发布报告表示,延缓死亡的技术将成为未来十年最热门的投资领域之一。这个市场的价值已经达到1100亿美元,预计2025年,市场规模将上升为6000亿美元。

再生医学克服了供体来源不足等问题,从根本上解决组织与器官缺损的修复和功能重建问题,具有较大优势。


(大器官再造原理示意图)

华源目前研究项目包括可植入生物人工胰腺与可植入生物人工肾脏,旨在解决糖尿病问题与终末期肾病(肾衰竭、尿毒症)问题。之所以选择这两个课题优先研究,是因为糖尿病患者数量庞大,却没有好的治愈方法;而终末期肾病目前99%的患者依赖被动维持的治疗方式 ——透析疗法。透析疗法使病人非常痛苦,也使家庭和国家耗费的费用极其庞大。仅有1%的病患能够等到合适的肾脏进行有效的肾移植。肾脏供体严重不足是终末期肾病患者的极大刚需。

糖尿病患者方面,据中国国家卫健委的最新统计,2017年中国糖尿病患者人数超过1.14亿,患病率高达10.9%,约占全球糖尿病患者总数的27%,中国已是全球糖尿病患者第一大国。

同时据IDF 预测,如果不加干预,到2040年我国糖尿病患者将上升到1.54亿人。2015年我国在糖尿病领域的医疗花销达到510亿美元,患者需要终身服药、监测血糖或每日多次注射胰岛素等,但是由于控制率极低,2015年有130万人死于糖尿病及其并发症。需要给患者找到更好的治愈方法。

对于终末期肾病患者来说,每周三次,每次四小时的透析极大地降低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并带来很大的经济压力,患者平均生存时间可能仅为5到10年。而能够较好治愈的肾移植治疗方式一方面供体严重不足,另一方面由于很多肾移植患者会死于免疫抑制期间发生的感染,或是接受移植后患上恶性肿瘤风险。这样的现状让患者和医院都在盼望有其他有效的治疗方法出现。据统计,2018年全国肾移植数约为1.1万例,与300万的肾病重度患者相比可谓杯水车薪。

郑立新告诉动脉网记者:“一年半来,华源设计了系列器官产品,搭建器官再生研发平台。通过自主实验与联合其他机构共同研发的方式加快推进研发”。华源除在深圳实验室研发以外,还在华南地区与几所高校同时开展生物材料支架研究、原代细胞分离和干细胞分化研究。华源计划用三年时间将人工胰腺项目推入临床,预计5到6年左右进入市场。人工肾脏方面,预计需要7至10年。但是华源在这期间不会毫无收入,华源将采用“研发出产品、升级优化产品”的方式,取得一定收入,助力科学研究。

自华源成立以来,创始人股东已投入上千万资金。今年8月20日,华源再生医学成功入围明年2月份香港阿里巴巴全球总决赛,华源将会在香港这个国际资本舞台上对接数百家基金,为华源第一轮对外正式融资,奠定良好的基础。 

(华源再生医学获得阿里巴巴全球创业大赛香港决赛“门票”)

大器官再生医学研究虽然在国内还处于初级阶段,但是未来一定是光明的。在此,用中国科学院吴祖泽院士的话来结尾:虽然我们不能终止衰老的进程,但可以通过对慢病的治疗,让衰老进程慢下来。对此,我们要加强再生医学等关键技术的基础研究,规范和加快医疗生物前沿技术的临床应用,提高临床救治水平。这对于国家经济发展和实现“健康中国”具有重大意义。